设为首页 | ag电脑客户端下载|开户
长安播报
ag体育|平台

这位法官执行标的近十亿元!乔装、突袭……“老赖”称其神出鬼没

2019-04-01 17:43  来源:北京日报  责任编辑:王淑静
字号  分享至:

? ? 来源标题:用“欣”良苦?


李欣(中)

关于李欣,有两种评价。

执迷不悟,最终被绳之以法的“老赖”,埋怨李欣铁面无情;确有难题,得到过李欣无私帮助的“老赖”,则感谢他细心善良。

“执行,并不仅仅是执结案件,更重要的是化解矛盾,让人们幸福生活。”李欣说,这是他的办案原则,更是他用心良苦的原因。

李欣,老北京,打小就讲究、局气。20岁毕业进了海淀法院,当上法警,跟着法官办理执行案件,追求正义,就成了他的目标。直到走上法官岗位,对于“老赖”,李欣就一个心思,斗到底!

一起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中,看着农民工无助的眼神,李欣拍着胸脯保证,“我一定帮大家把钱要回来。”

保证容易,执行艰难。

当时,查控系统还没有全国联网,查控注册地在外省市公司的资产,几乎毫无办法。该涉案公司就是仰仗这一点,才明目张胆拖欠工资。

李欣几次到当地调查,劳务公司负责人避而不见,资产查询也毫无线索。

接连碰壁,李欣另辟蹊径。他此前办理过建筑公司纠纷,向熟人打听,有没有查找劳务公司财产的途径。“外地企业承揽在京工程需要缴纳保证金。”熟人的指点,让李欣眼前一亮,他赶紧要求有关部门协助法院调查,终于查到劳务公司在银行的保证金账户,里面竟然有100多万元。

“存着100多万元,竟然拖欠农民工几万元工资不给?”这“黑心”公司,把李欣气坏了,他依法冻结该公司账户。

这一下,劳务公司负责人急了,主动联系法官。

“你要是农民工,辛辛苦苦打了一年工,全家都等着钱用,结果两手空空,还得打官司,你怎么想?”

“你不是没钱,也不是经营困难,你是成心不给人家钱,依法可以对你处最高100万元的罚款,再严重点,都可以追究你的刑事责任。”

李欣怒气冲冲地质问,该公司负责人低头认罚,“我尽快把大家的钱发下去!从今以后,我保证,绝对不再克扣农民工兄弟的钱了。”

拿到工资的农民工兄弟给李欣写了封长长的感谢信,就连那家劳务公司都给李欣送来了锦旗。

为了抓“老赖”,李欣很拼。他曾赴机场抓获刚下飞机、拒不配合法院执行的公司法定代表人;乔装到火车站,“突袭”欠债多年不还、玩“失踪”的被执行人;也曾悄然出现在朝阳法院,在开庭结束后,把久未露面的当事人当场拘留……

“老赖”说,“这个李法官,干过‘游击队’吧,神出鬼没的……”

神出鬼没,是因为李欣擅于从蛛丝马迹中,发现“老赖”的踪迹;神出鬼没,也因为他绝不放过一个违反法律的“老赖”,即使犯“混”、威胁,李欣也绝不退后。

一起近二十年的纠纷,被李欣划上了句号。

自1999年起,张某便占用香山一处公租房,十多年过去了,租赁合同早已到期,法院判决也已下达,可张某就是不搬走。别看是个女的,可张某是真横,公租房单位的工作人员上门,直接被骂走;法官上门,就是“闭门羹”……

李欣一调查,发现张某并非没房住,而是她用涉案房屋开了家超市,超市经营状况稳定,为她提供了可观的收入。

李欣“先礼后兵”。可好话说尽,张某还是叫嚷谩骂、撒泼耍赖,这一切都被随李欣而来的公安民警用执法记录仪记录下来。

李欣还是希望能给张某一个机会,但张某“不领情”,最终领到了一副手铐。

张某被依法拘留后,慑于强制执行的压力,她久未露面的家人缴纳了全部执行款,还把涉案房屋腾空后交还给申请执行人。但张某仍须为她抗拒执行的行为付出代价——她成为本市首名因拒不腾房被追究刑事责任的“老赖”。

铁面李欣,也会以情动人。

“就知道玩儿牌,连家都不顾,你算什么妻子……”

“你们家人对我有偏见,你为我说过一句话吗,你拿我当过妻子吗?”

刚坐下来,离了婚的老张和单女士就吵了起来。坐在对面的李欣没说话,脑子却没闲着,这两人没吵两句,李欣就听出了门道,“这二位,都没放下对方啊!”

原来,两人婚姻还算幸福,而且“老来得子”,可因为琐事和老张家人的挑唆,两人闹得要离婚。房子归单女士,但需要折价130万元给老张。单女士不给钱,老张申请强制执行。

两人吵着吵着,提到了孩子,瞬间沉默了。“看来,孩子是解决矛盾的关键。”李欣有了谱,咳嗽一声,说话了——

“您二位都冷静冷静,咱分别聊聊。”

李欣先拉着老张聊,“咱们算是同龄人,都是男人,有什么辛苦,您跟我说,我都能明白。”

老张是超市员工,工资不高、工作挺累,“唉,压力大啊!”

“您回家能吃上热饭吧,衣服脏了有人洗吧,感觉累了有人聊天吧……男人不能光想着自己在外面不容易,妻子也不容易,您关心过单女士吗?”

老张沉默了一会儿,低声说,“我脾气急,爱摔盆子打碗,对她是关心不够。”

“咱们都有疼儿女的心。我是一名法官,见过很多误入歧途的少年,根由都是父母的婚姻出现了问题。”李欣提到了孩子,老张坐不住了,眼圈红了,“我一定改,尊重她,得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。”

回过头,李欣又与单女士谈,劝她珍惜夫妻情分,单女士也开始懊悔,要改掉爱玩牌的毛病,给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。

最终,老张撤回了执行申请。当年冬天,这对“原被告”拿着结婚证,专程到法院感谢李欣。

感谢李欣的,还有老徐父女。

洋洋(化名)自幼父母离异,由父亲老徐抚养长大。但为了一套房屋的归属,洋洋把父亲诉至法院,胜诉后,又申请强制执行,这把老徐惹急了,当起“老赖”,案件也被拖成“骨头案”。

李欣接手案件,调查发现洋洋是担心父亲再婚之后会偏向继母,她想将房屋握在手里。

一见到李欣,老徐就唉声叹气:“怎么和闺女闹到这个地步!”“法官,天越来越冷了,闺女好几天没回家了,她的厚衣服都在家呢……”见老徐还惦记着闺女,李欣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李欣约洋洋谈话,不说法,只讲情。

“你总说父亲的不是,那你为父亲做过什么?”

“你为父亲做过一顿饭吗?”

“你给父亲端过一次洗脚水吗?”

“为什么总是想着索取而不付出呢?”

……

李欣的问题,洋洋无言以对,流下懊悔的眼泪。

李欣又把父女俩都约出来当面谈。面对女儿,老徐说出了心结——其实,他早想把房子给女儿,又担心女儿年纪太小,房子被前妻抢走。

父女交了心,这起执行案件以和解结案。

没过多久,老徐打来电话:“李法官,真是谢谢你,闺女长大了,现在天天回家给我们做饭,陪我们老两口聊天……”

26年,执结案件近万件,执行标的近十亿元……46岁的李欣却一直觉得自己是个“新人”,他要永远保持“新人”的状态,不仅全力以赴办理每一起案件,还要用心考虑当事人的处境,“如果当事人能在我办理的案件中获得幸福,这才算成功。”